欢迎来到天易娱乐|首页
 400-123-4567  
预约/投诉/疑问
XXXX路XX号
15 > 15

直击幸福现场查看《 热拍主题》 点击这里查看《2016全新主题

南华寺苏轼题“斋堂”匾考证

发布时间:2019-08-10



  吴孝斌(吴孝斌,曲江县博物馆。)

  【中文摘要】北宋大文豪苏轼与南华寺结缘不浅,爲南华寺写的墨宝也不少,但留存至今者并不太多,所以现留的“斋堂”匾额愈显宝贵。但关于此匾的来历无多少文字的记叙,唯有从旁追寻下去始得知来龙去脉。

  Abstract:Sushi, a great litterateur in Song Dynasty, had profound connections with Nanhua Temple and had left there much calligraphy of which not much remains. Therefore, the inscription board “Vegetarian Canteen” is very precious. However, there is little record of this inscription board, and its history could only be revealed by peripheral evidences.

  

  北宋大文豪苏轼在其后半生与南华寺结缘不小,其在绍圣元年(1094年)南贬惠州和元符三年(1100年)由海南岛儋州北还华夏时,曾先后两次进南华寺瞻拜六祖真身,并与住稳健辩长老和明长老结下深谊。其间苏轼爲南华寺作有《苏程庵铭》、《卓锡泉铭》、《南华长老落款记》、《六祖积德行善塔铭》、《南华长老辩公逸闻》等诗文铭记,令南华永存。然跟着年月变迁,当年苏轼留下的墨迹碑文现多已无存,使得寺内苏轼手书的“斋堂”匾额愈宝贵。

  “斋堂”一匾现悬挂于寺内斋堂门楣之上,爲红底黑字木刻,匾正中右书“斋堂”两个斗大的苍劲行楷大字,右款小字书“东坡居士书”,左款爲“佛历二千九百六十二年十月朔旦虚云重鎸”。查佛历二千九百六十二年即公元1935年,爲虚云和尚从福建移锡南华之次年。据説此匾乃苏轼当年在寺内乘酒兴用小扫帚之类东西挥就,并被传爲美谈美谈。然查《曹溪通誌》、《苏轼文集》、《苏轼年谱》等有关南华寺史实和苏轼生平活动的材料。却未见与此相关的片言记载。

  关于这块“斋堂”匾额的来历,《曲江县文物志》和吕良棣《苏轼三进南华考证》没有盲目沿用传説,均认爲是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虚云和尚从云南祝圣寺携来的,其所根据的是虚云和尚弟子福果和尚的回想録。然查《虚云年谱》,发现其住持云南鷄足山祝圣寺乃光绪三十年(1904年)至民国九年(1920年)期间事;民国九年虚云应云南督军唐继尧之聘出任昆明西山云栖寺住持;民国十八年(1929年)正月,福建省主席杨幼京、前主席方声涛率官绅到云栖寺礼请虚云到福州鼓山涌泉寺掌管寺务。5年后即(1934年),经广东省政府主席李汉谋及粤僧的一再恳请,虚云方决议移锡曹溪,前往南华重兴六祖道场。虚云脱离云南祝圣寺至驻锡南华,前后历经14年之久,其间还往持过云栖、涌泉二寺。因此若言虚云从云南祝圣寺携“斋堂”匾至南华,则显与年谱不合,亦不合常理;再者不管祝圣、云栖抑或涌泉,均爲苏轼平生未到之处。但可以必定的是,“斋堂”匾额并非南华旧物,应爲虚云从外寺携到南华的。

  近读南华住持传正和尚《南华史略》,内里言及在虚云住持福建鼓山时,鼓山涌泉寺与镇江金山寺关係颇蜜,“全部规划取法金山寺”。“鼓山经板傍边,多有海内外所无者,如苏东坡爲金山寺所写《樱伽经》,书写精巧,鼓山后重铸枣梨,与金山寺本莫辨矣。”至此始悟南华寺“斋堂”匾极或许原爲苏轼爲金山寺所书,因了金山与鼓山的关係而传至涌泉寺,后又由虚云从涌泉传至南华的。

  金山寺坐落江苏省镇江市西北金山上,东晋时创立,原名译心寺,自唐时起通称金山寺,殿字楼台倚山而建,传统戏曲《白蛇传》中“水漫金山”即指此。苏轼曾先后屡次游金山寺,并与金山寺僧宝觉、圆通、佛印等深交已久,相互间常有诗信唱和。

  南华寺“斋堂”二大字,写得苍劲老辣,如枯木似苍龙,与人们一贯了解的苏体丰腴扁平、欹侧偃卧的特色相去甚运,致使有人置疑此二字是否真爲苏轼笔迹。其实,古人对苏轼迟早时期的书法风格早有谈论。《苏轼年谱》卷三十九《晚香堂苏贴》有元代郭畀跋云:“东坡先生中年爱用宣城诸葛丰鷄毛笔,故字画稍加肥胖,晚岁自儋州回,挟大海风涛之笔,作字如古槎怪石,如怒龙喷浪,奇鬼搏人,书家不行及也。”“斋堂”二字正合此刻风格,可见应爲苏轼晚岁自儋州归来后所作。又《苏氏年谱》卷四十《周益国文忠公集·奏事録》干道庚寅闰五月辛巳纪事:“至金山龙游寺”以下言:“寺有雄跨堂,会饭于方丈,”故疑此“斋堂”二字或爲苏轼建中靖国元年五月那次游金山寺,在寺内斋堂吃素时所作。后因与福州鼓山涌泉寺的关係,此匾被复鎸至涌泉寺。民国二十三年,虚云和尚从涌泉寺移锡南华寺时又将此匾拓片携至南华,并于次年重鎸。现悬于南华寺斋堂上“斋堂”匾,其前后撒播通过,大扺如此。

  

  (原载《广东文物》2004年1期)

上一篇:南华寺明代木雕四天王像

下一篇:没有了

Site navigation 站点导航
400-123-4567 

TIME:24小时贴心服务